谈古论今探文缘

发布者:秩名   来源:Admin5


 

    天地里,红尘中,每个人都有无数的际遇。那冥冥的际遇,就是“缘”。

 

    缘来缘往,它牵系着人们的生活的轨迹,演绎着人生,演绎着每个人的悲欢离合,让人们体味着苦辣酸甜、喜怒哀乐,这无不是“缘”的结果。这些际遇,演绎着一个个开始了后来又结束了的故事,结成了一环环的生活轨迹,在轨迹的这些点上,有的,你很快就忘记了;有的,你会记忆到永远。

 

    由相遇、相识并且相处,导致了不幸或悲剧,那是孽缘;

 

    向佛、拜佛、信佛,乃至于削发为僧尼,甘于在青灯古佛前过着暮鼓晨钟的日子,那是佛缘;

 

    在相处中由相知、相惜而结下了友谊,在生活中相互帮助、相互支持、相互鼓励,那是情缘;

 

    在男女相互友好中而终至相爱,最后相互许以终身,厅堂牵上鸳绸,结成了夫妻,追求生生相伴,白头到老,同床共枕,生儿育女,那是姻缘;还有亲缘、血缘、人缘、族缘……这都是缘。

 

    缘的起落,伴随着每个人的生生世世。

 

    有一种缘,是文字、文章、诗词创作牵系而起的,我把它称之为文缘。这种文缘的双方不必要见面或相识,也没有其它关系,亦未必有生活往来,但是在文字中相互切磋,在文章中相互交流,在诗词中相互唱和,在创作中相互启迪,这种文缘亦是弥足珍贵的。就某一角度、某种意义上说,这种缘更难得、更有意义、更值得认真把握、更值得珍惜。

 

    古往今来的文缘不少,有的很让人感动,有的很让人惋惜,有的最后又变成了孽缘,文缘的结局也不是完全一样的。

 

    文学大师鲁迅,是现代中国文学的奠基人。而萧红,是黑龙江呼兰的一个乡间姑娘,后来外出求学。可她的处女作《呼兰河小传》被鲁迅先生看到后,先生一眼看出其不凡的创作底蕴、深刻的思想内涵。不仅为她写了序言,而且给予了热情的鼓励,真诚的帮助,使萧红不仅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女作家,而且写出了她另一部十分有分量的著作《生死场》。尽管萧红患病早夭,但她和大师的文缘可谓不浅。

 

    李白的《赠汪伦》是孩子们的发蒙诗之一。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”,是李白对汪伦深情的描述。李白和汪伦之所以有如此深情,那是他们之间文缘的结果。汪伦是一个农民,他因为仰慕李白的诗才,盛情邀他来家中做客。两人数日相聚,䜩饮悠游,结下深厚的情谊。直至李白与汪伦不得不分别,李白乘舟欲行,情在不舍;汪伦踏步而歌,逐船相送。李白以桃花潭,“水深千尺”犹“不及”汪伦之情“,来比喻汪伦对自己的无限深情,可见两人的感情真非一般。

 

    李白和孟浩然之间也是文缘甚厚,交谊良深。两人在武昌相见,契阔谈䜩,惺惺相惜,当孟浩然离开武昌前往广陵,顺江而东,孤帆远逝,李白咏诗相送:“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这依依惜别之情,溢于声韵之间。由此,我深爱童丽的《烟花三月》那支歌,特别是其中的“扬州城有没有我这样的好朋友?扬州城有没有人为你分担忧和愁?扬州城有没有我这样的知心人啊?扬州城有没有人和你风雨同舟?”。这是文缘的崇高境界。

 

    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君直到夜郎西。”是李白与王龙标之间情意的写照。王龙标欲出使夜郎,李白却要追随明月,与他同往夜郎之西,可见其情之深,其意之厚。

 

    杜甫的《江南逢李龟年》诗,“岐王宅里寻常见,崔九堂前几度闻。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”是写杜甫与李龟年在江南相逢时的惊喜。杜甫是尽人皆知的诗圣,李龟年当然熟读过他的好多的奇诗佳句;李龟年作为梨园班头,杜甫当然领略过他的奇技绝艺,两人当然文缘不浅。而他乡遇故知,是何等的喜悦啊?

 

    王维在《渭城曲》中唱到: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这是元二西出阳关,奉节安西,王维以诗相送的诗句。王维和元二此次分别,虽不是缘尽永诀,但元二客行天涯,两人毕竟是天各一方,相聚良难,所以满腔浓情的诗人,以杯酒相敬,表达了自己的留恋不舍。

 

    高适与董大交谊非浅。高适极尽赞美董大的琴艺,董大极其崇拜高适的诗名。当董大辞别高适要远去他乡时,高适以诗慰之:“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?”足见董大艺名之高,高适诗名之远,也足见两人文缘之深。

 

    文缘中有情、有爱,所以有好多的文缘、特别是一些男女之间的文缘,竟至变成了姻缘。

 

    相逢是缘,相别也是缘,所谓“聚散皆是缘,离和总关情”,所以人们对缘有所期待,亦有所怨愤,其中包含着多少不甘和无奈。所以人们有时对“缘”憾恨地寄意说“尘缘如梦”,那是对那些起伏、坎坷、曲折、不可知、空蒙、以及失落的忧怨。人生是不可能万事如愿的,哪个人都会在人生的漫长道路上遇有坎坷和曲折,也是因为这,有时那缘来缘往、缘生缘灭也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……

 

    文人多情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他们由于对周围的事物的敏感,因为他们有敏锐的洞察力,能对那些美好的东西迅速地汇结于心,并用喷发的热情倾之于笔端,又因为文缘中含蕴着情谊和友爱,而文学又是以形象而动人,所以古今文人在文章、诗词中抒发自己的心迹和感情就不足为奇了。而情感和感受的偕同,即必然促成了文缘。

 

    人的一生是暂短而漫长的。说它暂短,那是因为每个人的一生充其量不过是几十年,百十年;说它漫长,因为每个人都是一分一秒地、一日一月地、一年一年地度过的。在这一生中,许多际遇都是匆匆而过。歌词中说:“情难舍梦难留,温暖你的是朋友”。在人生的风云路中,文缘可以带给你真诚的祝福,那诚挚的心意,有的不说你也能懂。在你开心的时候,在你寂寞的时候,在你平安的时候,在你苦闷的时候,在你有泪挥不去的时候,在你幸福的时候,无论是在海角天涯,山高水远、山长水阔,那份情挚,那份思念,都弥足珍贵,都会温暖你,安慰你、帮助你、支持你。

 

    所以,若是有缘相遇,希望好好珍惜,因为天涯遥远也有情。那些希冀、理解、关怀、祝愿,是你一生一世都难以得到的珍贵的财富。

 

    所以,愿能珍惜文缘。

 
 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中国·汕头·菩提院
沪ICP备08003731号-6 汕头菩提院 www.stpty.org 技术支持:菩萨在线